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民謠·詩詞·故事

幽幽小巷換杏聲

時間:2019-06-14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田家聲

  大麥上場時,杏子就熟了。猶記童年,每當此時,家鄉村口常來換杏郎。巷口一聲甜脆脆的“大麥換杏嘍——”,立時勾走了山莊十幾戶人家的“小饞鬼”的魂魄。于是他們各自拽著媽媽的衣角,讓其從柜子里舀得一碗麥、豆,雙手捧著跑出家門,擠在換杏郎的周圍,你一碗我一碗地爭相易換。換杏郎笑容滿面,童叟無欺,公平交易,一碗麥、豆可換得鼓鼓堆堆一碗鮮靈靈的黃杏。他一邊忙交易一邊和氣地說:“自家園子產的哈,不值啥錢,改日到了俺家,保你吃個夠呢!”

  清嘉慶年間,旅居京師的商州籍拔貢王時敘先生在其所著《商州山歌》中曾詠道:“聲聲換杏住何曾,深巷條條喚得應。到處兒童常幾輩,擎來麥豆每盈升。”是對陜西商州山鄉杏黃時節的真實寫照。

  家鄉出產的白沙杏,個大,味甜,果皮呈金黃色。五月里成熟時,香氣襲人,沁人肺腑,被譽為“三妙”,即花美、葉少、果大。

  據史料載,早在清康熙年間,商州的白沙杏就盛名遠播。到了乾隆、嘉慶年間又增加了第四妙——籽甜。這種甜籽杏仁可食,兒童們吃罷杏子,把那核就地砸碎,掏出白胖鮮嫩的杏仁,嚼之,油香油香,余味無窮。而其他品種杏子的苦杏仁,家鄉人也多收藏保存,經過精心炮制,作中藥用,大有用途。小時候隨大人去中藥鋪抓藥,見藥斗子里有杏仁一味中藥位列其中,甚覺眼熟。

  那時,家鄉城鎮的夜市中常有杏仁茶擔,叫賣聲處,小電燈下,風箱呼呼,熱氣騰騰,招徠不少喝杏仁茶的人,生意煞是紅火。

  孰料到了“文革”時期,連杏樹也未能幸免。可惜了老家村前那園郁郁蔥蔥的白沙杏林,那年即將成熟時,一夜間數百株果實累累的杏樹,被“民兵小分隊”的人用罪惡的斧子齊刷刷砍了個精光。不用說,周圍一帶的杏樹也遭同樣的厄運。爾后多年沒有了杏樹,村子里何來換杏聲?

  可喜的是我家屋后有幸留下來的那株白沙杏樹,因那時幼小未曾掛果,免遭一場劫難。不知怎的,那杏樹這幾年生長得愈來愈旺盛了。每年杏果尚未成熟,便引逗得村里的一群群頑童站在樹下望著那杏果垂涎欲滴。他們常常趁我家無人之時,用小石塊砸落幾顆青杏下來嘗鮮。也難怪他們,物以稀為貴。

  哦,記憶中的童年,遠去的故鄉,還有那幽幽小巷換杏聲!(田家聲 中國農工民主黨陜西省商洛市委員會)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