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歧黃論壇

對中醫自然醫學學科本質的三大認知

時間:2019-12-0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唐農

  作者簡介:唐農,廣西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第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廣西名中醫等。現任廣西中醫藥大學校長,中華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扶陽法重點研究室主任、廣西中醫藥學會第七屆理事會執行會長、廣西中西醫結合學會會長等。

  人體陰陽本體結構

  人體陰陽運動的一致性和交感性

  人體陰陽運動的一致性

  中國傳統文化認為,天地萬物包括人體生命在內,歸根結底乃是陰陽二氣構成。而天地萬物與人的陰陽有千千萬萬個層次,我們怎么認識呢?《黃帝內經》有這樣一句話給了我們啟示。

  《素問·陰陽離合論》曰:“陰陽者,數之可百,推之可千,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此處“其要一也”,就是指天地萬物存在著無窮無盡的層次和形式,用陰陽來體現和推演是數不勝數的,最終的總趨勢卻是可以用一對陰陽來體現的,即包括人之生命在內的天地萬物的運動終是一陰一陽的運動,此為天地陰陽運動的一致性。

  明代吳昆曰:“其要則本于一陰一陽”;清鄭欽安曰:“天地一陰陽耳,分之為億萬陰陽,合之為一陰陽”(《醫法圓通·序》),就是這個意思。

  《素問·五運行大論》曰:“夫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天地陰陽者,不以數推,以象之謂也。”所謂“象”,即表現出來的形象、征象。

  由于陰陽運動存在一致性,這種一致性又通過象表現出來,因此,中醫學對人的生命狀態從整體上以一陰一陽進行描述與判斷便成為可能。

  人體陰陽運動的交感性

  在《黃帝內經》中,還有一個觀點是需要十分強調的,這就是人體陰陽運動的交感性。即人體生命能夠生存的基本條件在于,陰和陽這兩種性質對立與作用相反的力在運動中能夠相互感應而交合,或說陰陽二氣能夠相互作用,這種相互作用也叫作陰陽交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這個“陰陽者”,是交感狀態的陰陽。

  人體陰陽的本體結構

  基于陰陽交感性的人體陰陰本體結構

  陰與陽要能夠相交相感,二者相互的結構位置關系是怎樣的呢?目前一般看法是:陽在外,陰在內。這種看法帶有習慣性,并有模糊性,其原因與不能具體、客觀認識陰陽關系的“體”和“用”有關,也和不能正確理解《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所說的“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有關。

  我們知道,陰和陽有著各自的驅動本性,即陽屬熱屬明,其運動是向上、向外的,而陰屬寒屬暗,其運動是向下、向內的。按照陰陽這一驅動本性,如果人體一陰一陽運動時,其相對的始動位置是陽在外,陰在內,那么,陰陽運動后二者就會走向分離,這有悖于生命生存的先決條件——即陰陽運動后能夠相交相感;只有陽在內、在下,陰在外、在上的相對位置關系,運動后的陰陽才會按照各自的驅動本性,自然地走向交感,走向對立統一。“這種能夠走向交感的內陽外陰的相對位置結構,我們稱之為人體陰陽的本體結構,這也是人體生命存在的最基本的陰陽結構,我們稱為陰陽關系的‘體’。”

  從下面示意圖我們可以對人體陰陽的“體”,即其本體結構關系一目了然。

陰陽分離圖

陰陽分感圖

  這種本體結構,并不是靜止不動的“內陽外陰”,而是運動變化的,這就有了一個陰陽關系的“用”的問題。這個“用”主要體現在:陰陽運動開始后,陰陽各自按其本性,陽向外向上、陰向內向下自然驅動,即陰陽的“用”主要體現在陰陽在運動過程中的走向。

  所以,《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所說的“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顯然是指陰陽的“用”,即陰陽的運動過程。

  對人體陰陽本體結構的補充說明

  對于人體陰陽的本體結構,我們可以借助《周易》中泰卦和否卦來形象地說明。泰否二卦是《周易》六十四別卦中象征生命狀態的具有代表性的兩個卦象,其均由八經卦中的乾卦和坤卦構成。八經卦代表天地間最基本的八種物象,即“?乾卦,?坤卦,?震卦,?艮卦,?離卦,?坎卦,?兌卦,?巽卦”。八個經卦經過相互重疊,生成六十四個別卦,表示天和地各自的八經卦通過相互作用,生成了天地中的所有物象,這所有物象可用六十四別卦象征之。

  乾經卦(?):代表天,代表陽,主動主升,向上向外;

  坤經卦(?):代表地,代表陰,主靜主降,向下向內。

  泰卦(見PDF):上坤下乾,坤屬陰主降,乾屬陽主升。給上一個時間展開,可以直覺判斷到此處泰卦中,乾坤二者各按其陰陽屬性,乾趨上,坤趨下,二者走向交感合和,故泰卦中反映出的天地陰陽的走向為交合。因此,《周易·彖傳》曰:“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內陽而外陰。”

  否卦(見PDF):上乾下坤,乾屬陽主升,坤屬陰主降。給上一個時間展開,可以直覺判斷到此處坤卦中雖然同樣乾趨上,坤趨下,但在這里二者卻是走向相反離決的,故否卦中反映出的天地陰陽的走向為不交。因此,《周易·彖傳》曰:“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內陰而外陽。”

  所以,對人體陰陽本體結構的認定,我們也完全可以通過直覺來形象地感受。試想,在一個個體內,陽在外,陰在內,給上一個時間,陰陽一動則自然分離;而內陽外陰,給上一個時間,陰陽一動則自然交感,屬性使然。

  因此,正常人體生命狀態的陰陽的本體結構就是內陽外陰,就是泰卦所體現的陰陽關系;而人體異常的生命狀態,或者說疾病狀態,便是趨向內陰外陽即否卦所體現的陰陽關系。疾病發生發展的輕重程度,是由人體的“內陽外陰”狀態向“外陽內陰”狀態偏離超過常態的不同程度所決定的。

  清代黃元御認為:“陽自至陰之位而升之,使陰不下走;陰自至陽之位而降之,使陽不上越。上下相包,陰平陽秘,是以難老。陰能守則陽秘于內,陽能衛則陰固于外。陽如珠玉,陰如蚌璞,含珠于蚌,完玉以璞。”(《靈素微蘊》)

  《莊子·田子方》曰:“至陰肅肅,至陽赫赫。肅肅出乎天,赫赫發乎地。兩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

  《素問·生氣通天論》說:“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是說,陰陽關系的要害,在于陽氣能夠秘藏于內。陽氣始終能秘藏于內,生命便能存在,這是生命的真相!

  《素問·生氣通天論》又說:“陰平陽秘,精神乃至;陰陽離決,精氣乃絕。”這句話所預示的陰陽相對位置與上述的陰陽本體結構是相應的,如“陽秘”這個“秘”應該在內,于是這句話很好理解:如果陰氣平和,陽氣能夠固密而不外泄,不超出陰的正常約束,人的精神與生命就存在。這個陽氣固密于內其實就是一個內陽外陰的結構模式。如果陰與陽分離了,精氣就斷絕了,生命就會走向衰敗,而只有陰在內、陽在外的結構關系,陰陽才走向分離。這個結論請不厭其煩地記住,非常非常重要。

  陰陽體用關系的進一步說明及其與五行的相關性

  如上所述,我們把人體陰陽關系的“體”定位為“內陽外陰”的本體結構,《陰陽應象大論》所說的“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提示的就是陰陽關系的“用”。即是說,陰陽關系的“用”是以“體”為本,陽從內主升向外,陰從外主降向內。正常情況下,陰陽的“用”是有一定范圍的,這就是“常態”,臟腑陰陽即是通過正常的升降出入這個“用”來協同完成各自的功能。但不管陰陽怎么“用”,“內陽外陰”乃陰陽關系的基本結構。

  這個基本結構擴大到至高點,就是五行中“火”的狀態,或說是“長”的狀態,但這個“火”不管怎么熱怎么長都有相應的“陰”與“陽”相持衡;這個基本結構縮小到至低點,就是五行中“水”的狀態,或說是“藏”的狀態,但這個“水”不管怎么寒也仍有相應的“陽”與“陰”相持衡,亦即這個至低點仍蘊含有“火”有“陽”在內。陰陽交感從最低的“水”升到最高的“火”,升到一半就是“木”的狀態,或說是“生”的狀態;陰陽交感從最高的“火”降到最低的“水”,降到一半就是“金”的狀態,或說是“收”的狀態。陰陽二氣的交感從升的狀態轉向降的過渡,即是“土”的狀態,或說是“化”的狀態。這就是在陰陽二氣交感的背景下,五行“木火土金水”及其氣化狀態“生長化收藏”的由來。因此,五行的實質即是陰陽二氣在五方中不同方位的不同交感狀態而形成的位象,用則有異,體則一也。

  一句話,“常態下的陰陽運動不過是在內陽外陰的本體結構范圍內的盈縮消長而已。”

  陰陽關系有體有用,體用是一源的。但中醫對生命現象的考察,其立場應側重于體的強調,“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及“陰平陽秘,精神乃治”,實質上就是強調“內陽外陰”這個體,但中醫對陰陽之用也是非常重視的,所謂明體達用,知常達變。

  中醫辨證論治實質

  關于“陰陽和”與陰陽的本位

  《素問·生氣通天論》曰:“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兩者不和,若春無秋,若冬無夏。因而和之,是謂圣度。……陰平陽秘,精神乃治,陰陽離絕,精氣乃絕。”這里有一個“陰陽和”與“陰陽不和”的問題。什么是陰陽和呢?陰陽和就是陰陽由“體”而“用”的完善狀態,即陰與陽不管如何升降,二者的交感均須遵循“陽密乃固”與“陰平陽秘”的原則,它們的“根”必須很好地保持在陽在內、陰在外的相對位置的正常范圍內;陰陽不和呢?即反過來,指陰陽在升降中超出了常態,其根離開了陽在內、陰在外的相對位置的正常范圍,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內陰外陽的“否”象,就會生病。上述陰陽這種正常的相對位置,我們稱為陰陽的本位。即就陰陽的相對位置而言,陽的本位在內在下,陰的本位在外在上。因此,概括地說,陰陽和是指陰和陽處在其本位的位置上,斯時人是無病的或健康的;反之,陰陽不和便是生病的。

  中醫正氣與邪氣的原典定義

  “正氣”與“邪氣”的目前定義

  中醫的一個大法則,就是“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那么,弄清“正氣”與“邪氣”的確切含義就非常重要。

  現版《中醫大辭典》關于“正氣”的定義:“①同真氣。生命機能的總稱,但通常與病邪相對來說,指人體的抗病能力;②四季正常氣候,即春溫、夏熱、秋涼、冬寒等”,如此解釋正氣可謂語焉不詳。對于邪氣的定義亦是如此,如《中醫大辭典》定義邪氣:“即病邪,泛指各種致病因素及其病理損害。”

  正與邪原典定義的給出及理由

  關于“正氣”與“邪氣”的定義,《素問·五運行大論》《素問·六微旨大論》給出了很好的啟示,其曰:“當其位則正,非其位則邪”。基于“陰陽者,天地之道也”,我們對這個“位”的認識,應該放在陰陽運動的背景來考慮。根據對人體陰陽本體結構的認識,此“位”應該是陰陽運動的本位。因此,“當陰陽二氣在升降過程中處于各自的本位范圍,就是‘當其位’,即為‘正’,或曰‘正氣’;當陰陽二氣在升降過程中超過了各自的本位范圍,就是‘非其位’,即為‘邪’,或曰‘邪氣’。正邪這一定義極具原典性與權威性,應視為中醫學的一個根本觀點。”

  從正邪的原典定義看辨證論治的實

  中醫治病的基本原則是辨證論治,而其中的“證”就是陰或陽不同程度地超出了常態,偏離了各自在其本體結構中的本位所表現出來的癥狀性質的概括。陰陽“當其位則正,非其位則邪”,以《傷寒論》六經辨證而言,其將陰或陽偏離本位所表現出來的異常氣化狀態、或曰所形成的“證”分為六種異常位象,這六種異常位象便形成了《傷寒論》六經病的發病基礎。《傷寒論》曰“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即通過“觀其脈證”(這個“脈證”就是陰陽的象),判斷所“逆”是六經病中的何經病,然后“隨證治之”。或者說,中醫即是以望聞問切四診所獲脈癥為依據,對陰陽正邪進行判斷,并通過辨證來調整陰陽,調整其“逆”狀態,設法使所發生的不同程度的“逆”的陰或陽回歸到各自的本位,保證氣血通調,使機體自然痊愈。因此,辨證論治的實質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依據所得脈證,判斷陰或陽所“逆”何經,所“逆”何處,然后扶正祛邪,或曰改邪歸正。

  中醫治愈疾病最高理性

  中醫治愈疾病的經典線索

  《傷寒論》第58條曰:“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陰陽自和者,必自愈。”《素問·至真要大論》則曰:“謹察陰陽之所在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何謂“調”?《說文》:“調者,和也。”

  如前所述,陰陽和是人體無病或健康的保證;此處則強調陰陽和是疾病自愈機制的根本條件。因此,對中醫治愈疾病奧秘的揭示,必須抓住陰陽和不放。

  中醫治愈疾病的最高理性

  中西醫疾病命名要素不同說明什么

  西醫的疾病種類及亞類細目有22500種(根據國際疾病分類編碼第10版,即ICD-10),西醫病名以病原體、解剖部位、病理、理化因子、流行病學等要素命名。而中醫對疾病的經典命名只有六種,即《傷寒論》所描述的太陽病、少陽病、陽明病、少陰病、太陰病、厥陰病。

  雖然,以今天的立場而言,上述六種病對人體復雜的疾病現象難以全面深刻地認識,但這六種病的命名充分反映了中醫認識疾病的典型思維,并且時至今日臨床仍然適用,很大程度上還可以概括今天林林總總的疾病現象,所以中醫有“六經鈐百病”之說。這其中道理,不僅直接關系到中醫對疾病本質的認識,還關系到中醫治愈疾病的最終合理性。

  中醫對于疾病本質的再認識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曰:“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故與萬物沉浮于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

  這段話是說天地四時陰陽(亦即前述的三陰三陽)乃是包括人體生命在內的萬物之“根”,人與萬物以天地陰陽的變化為根本、共沉浮。倘若人的陰陽與這四時陰陽這個“根”的變化相悖逆,生命將在本源上受到戕伐,就會生出苛疾、甚至死亡;而如果人體陰陽變化與天地四時陰陽變化相順從,即人體陰陽必須處在正常的內陽外陰的本位上,處在“正氣”的狀態上,便能生存,便會苛疾不起,人體生命的這種狀態即曰為“得道”。

  中醫自愈機制的最高理性

  前面已經談到,中醫治病依靠的是自愈機制。自愈的條件是什么呢?就是“陰陽和”,即說,不管什么病,也不管多少病,只要把陰陽調和了,病必自愈。

  如果要歸根究底,追問中醫自愈機制的原理又是什么呢?我們作出如下回答:《素問·四氣調神大論》說人體苛疾不起,是因為“得道”,何謂得道呢?《周易·系辭》曰:“一陰一陽之謂道”,故得道者,答案仍然是實現一陰一陽之和也。《道德經·二十五章》又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可以明確下來,如果人體陰陽處于完善的“和”的狀態,就能合同于道,就能“道法自然”。

  “自然”的確實含義又是什么呢?“自”指自在的本身,“然”為當然如此。《道德經》所給出的“自然”,是指道的本身是絕對性的,道是“自然”如此,“‘自然’是道的本來屬性,它根本不需要另外效法誰,道本來就如此,法爾如是。”

  《易傳·象傳》又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意為天的本性是行健的、生生不息的,而“天法道,道法自然”,故可以說,君子以之、即以道這個自然之性而自強不息。

  綜上所說,中醫自愈機制的最高理性是:只要人體陰陽處于“陰陽和”的狀態,氣血就處于通調的狀態,人體就能夠啟動“道法自然”的機制,而自然而然地進入到康復或“行健”的境界,這也是中醫最具精華的思想。如果你覺得這個道理仍然勉強,就姑且作為一個公理來看吧。其實,整個現代科學體系又何嘗不是建立在若干公理之上呢?

  中醫方藥是如何實現疾病治愈的

  先從《傷寒論》反映三陰病虛寒本質的三條典型條文入手。《傷寒》第317條曰:“少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手足厥逆,脈微欲絕,身反不惡寒,其人面赤色,通脈四逆湯主之。”《傷寒論》第370條曰:“厥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脈四逆湯主之。”《傷寒論》389條曰:“既吐且利,小便復利而大汗出,下利清谷,內寒外熱,脈微欲絕者,四逆湯主之。”

  此三條文仔細一讀,就發現都有“里寒外熱”的性質,說明什么?

  寒為陰,熱屬陽,“里寒外熱”意味著陰勝格陽,火不歸源,形成較嚴重的與正常內陽外陰本體結構相逆的內陰外陽的格局及種種相應癥狀。針對這一情況,四逆湯用附子、干姜溫化在內的陰寒,用較大量的炙甘草收藏在上在外之浮陽,并使歸源之火封藏,以此來恢復三陰經內陽外陰的局面。

  還可以自主設想一下,在人體內陽外陰的本體結構中,陰陽二氣處于相互交感的氣化運動過程。如果,在外的陰超過了對陽的正常約束,或曰超過了陰自我的本位而向內侵襲,便會成為陰寒之邪。如果陰邪的侵襲只在表面,這就是表證,或稱太陽病,代表方為麻黃湯和桂枝湯;如果陰邪的侵襲進一步深入到半表半里,就成為半表半里證,或稱少陽病,代表方為小柴胡湯;如果陰邪再進一步向內深入,就可以造成里虛寒證,或稱三陰病,代表方為四逆湯。反過來,如果在內的陽向上向外的升發超過了陰的正常約束,或曰超過陽自我的本位而越位了,成為陽熱之邪,就會造成熱證,或稱陽明病,代表方為白虎湯或大承氣湯。所以,三陽病也好,三陰病也好,所用方藥其旨就是恢復人體內陽外陰的本體結構,以維持生命能夠道法自然。

  綜上所述,我們形成如是觀:原典精神的中醫學就是建立在人天相應基礎上的真正意義上的自然醫學,這意味著對中醫任何問題的討論,必須始終以人天相應為背景。如此,才能保證結論的品質與有效性。(唐農 廣西中醫藥大學)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