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李佃貴用藥經驗擷萃

香附 紫蘇

時間:2019-11-2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張金麗

  慢性萎縮性胃炎是一種多致病因素性疾病及癌前病變,臨床表現缺乏特異性,常見臨床表現為胃脘部脹滿,或疼痛,燒心及消化不良等癥狀,可出現胃出血、胃潰瘍等并發癥。國醫大師李佃貴教授認為濁毒之邪壅滯中焦為本病的關鍵病機,因此常用在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時常用行氣藥物以暢達氣機,調和脾胃。

  國醫大師用藥經驗

  香附、紫蘇為香蘇散的主要藥物,香蘇散出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方中所用為紫蘇葉,但紫蘇葉更傾向于發散風寒,常用于治療外感風寒,氣郁不舒證。而紫蘇梗能行氣和中,寬胸利膈,順氣安胎,更常用于胸腹氣滯,痞悶作脹等癥。劉華一教授治療肝胃不和之胃痞證時,常將行氣之藥紫蘇梗與入血分之藥香附結合起來,利用紫蘇梗散滯,行氣寬中,香附散瘀,理氣活血,以達到氣血雙調的效果。

  李佃貴教授認為慢性萎縮性胃炎的關鍵病機為濁毒之邪壅滯中焦。慢性萎縮性胃炎患者常伴有情志不舒,肝氣郁滯,肝木乘犯脾(胃)土,脾失健運,胃失和降。脾失健運,則不能運化水谷精微,水反為濕,谷反為滯,胃失和降,則清陽不升,濁陰不降,進一步阻滯氣機。氣能行血,氣滯日久,影響氣血運行,因此治療時應以疏肝理氣為主,兼以活血,常用香附、紫蘇梗以行氣活血止痛,理氣寬中和胃。香附,氣中之血藥,主入肝經氣分,芳香辛行,善行肝氣之郁結,味苦疏泄以平肝氣之橫逆。《本草綱目》認為香附“乃氣病之總司”,《本草求真》記載:“香附,專屬開郁散氣,與木香行氣,貌同實異,木香氣味苦劣,故通氣甚捷,此則苦而不甚,故解郁居多,且性和于木香”。香附還具有活血止痛之功,可促進郁結之血消散。香附重在治肝,紫蘇梗則重在調胃。《藥品化義》:“蘇梗,能使郁滯上下宣行,凡順氣諸品惟此純良”。如此一治肝一調胃,使肝氣舒暢,胃氣調和,切合慢性萎縮性胃炎的基本病機,在臨床治療中還需與健脾運脾之藥合用,以暢氣機,運脾胃,收效頗佳。

  經典案例

  陳某,男,42歲,間斷胃脘脹滿疼痛伴右脅隱痛8年,加重5天,患者于2018年5月26日因情志不暢出現胃脘疼痛,伴右脅隱痛,燒心反酸,于當地某醫院查電子胃鏡示:膽汁反流性胃炎,慢性非萎縮性胃炎,后間斷口服藥物(具體不詳)治療,癥狀時輕時重。5天前患者因情志再次出現胃脘脹痛,自服藥物未見緩解,遂來就診。查電子胃鏡:慢性萎縮性胃炎,伴輕度腸上皮化生。刻下癥:胃脘脹滿疼痛,伴右脅隱痛,燒心反酸,口干,噯氣,無惡心嘔吐,納呆,二便調,舌紫暗,苔薄黃,脈弦細。查體:腹軟,胃脘部輕度壓痛,肝區無壓痛,無叩擊痛。

  辨證:胃脘痛(肝胃不和)。

  治法:疏肝理氣,和胃止痛。

  處方:香附12g,紫蘇梗15g,砂仁10g,枳實12g,白術15g,厚樸10g,半枝蓮15g,柴胡10g,黃芩10g,陳皮10g,丹參15g,全蝎9g,蜈蚣3條。7劑,水煎服,分早晚兩次溫服,日1劑。囑患者調暢情志,規律飲食。

  2018年6月20日復診:患者胃脘脹滿及噯氣明顯減輕。余證稍有緩解,舌質紫暗,脈弦細,前方減厚樸,加當歸15g,白芍15g以柔肝活血止痛。

  7月3日三診:患者右脅隱痛明顯減輕,舌質仍略顯紫暗,前方加赤芍15g。

  7月28日四診,患者無右脅隱痛,上方加茯苓15g以健脾滲濕。

  8月6日復查,電子胃鏡示:慢性非萎縮性胃炎,未見潰瘍。

  繼服疏肝和胃中藥調理,以鞏固療效。

  個人體悟

  慢性萎縮性胃炎病程較長,給患者帶來沉重的精神壓力和心理負擔,因此長期胃病患者往往伴有情志不暢的表現,在慢性萎縮性胃炎患者的治療過程中行氣藥發揮著重要的意義。《素問·舉痛論》:百病皆生于氣。《類經》解釋道:氣之在人,和則為正氣,不和則為邪氣,凡表里虛實,逆順緩急,無不因氣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氣。因此凡情志不暢者,均應以行氣為要,氣能行血,氣行則血不瘀滯,氣血調和,百病不生。《本草新編》:紫蘇為風藥,善能平肝……肝木既平,則脾土得養矣。香附可疏肝郁,活血止痛,二者并用,肝脾同治,氣血并調,多收良效。(張金麗 河北省中醫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