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李佃貴用藥經驗擷萃

時間:2019-11-18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李一幟 王紹坡 李星波

  國醫大師李佃貴常常對弟子們強調醫生必須要熟諳藥性,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對此李老還要求弟子們到中藥房去親自抓藥,通過抓藥來更深層次的全方位了解每一味中藥。李老在臨床診治中有自己獨特的用藥特色,現擷其精華,逐一介紹,以饗讀者。

  藿香的古今認識

  藿香辛,微溫,歸脾、胃、肺經。功效:化濕,解暑,止嘔。臨床常用于濕阻中焦,脘腹脹悶,嘔惡納呆,暑濕,濕溫,胃逆嘔吐。《本草圖經》記載:“治脾胃吐逆,為最要之藥。”《本草正義》中曰:“藿香芳香而不嫌其猛烈,溫煦而不偏于燥烈,能祛除陰霾濕邪,而助脾胃正氣,為濕困脾陽,倦怠無力,飲食不甘,舌苔濁垢者最捷之藥。”藥理研究藿香中含有的揮發油具有促進胃液分泌,增強消化功能,對胃腸有解痙止痛的作用,對小腸蠕動具有雙向調節作用,可以辟穢化濕,和中開胃、止嘔、止痢。藿香中含有的甲基胡椒酚和茴香腦,具有升高白細胞數量、抗菌、抗痙的作用。對腫瘤患者及長期接觸放射線或因藥物所致的低白細胞患者有升高白細胞、提高免疫力的作用。

  佩蘭的古今認識

  佩蘭辛,平。歸脾、胃、肺經。功效:芳香化濕,清暑解表。主治:清暑,辟穢,化濕,調經。治感受暑濕,寒熱頭痛,濕邪內蘊,脘痞不饑,口甘苔膩,月經不調。《本草綱目》指出:“蘭草、澤蘭(即佩蘭),氣香而溫,味辛而散,陰中之陽,足太陰、厥陰經藥也。脾喜芳 香,肝宜辛散,脾氣舒,則三焦通利而正氣和;肝郁散,則營衛流行而病邪解。蘭草走氣道,故能利水道,除痰癖,殺蠱辟惡,而為消渴良藥。

  《現代實用中藥》中記載:“認為佩蘭屬芳香性健胃、發汗、利尿藥。用于冒寒性頭痛,鼻塞,神經性頭痛,傳染性熱病,腹痛,腰腎痛,結石等。”佩蘭100%水煎劑,用試管稀釋法,對白喉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肺炎球菌、變形桿菌、傷寒桿菌等有抑制作用,其揮發油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

  香蘭同用,提效減副

  藿香、佩蘭是李老常用的對藥,對藥是以中藥“七情理論”為指導并結合臨床應用所取得的療效背景下孕育而生。對藥的形成體現了醫者對病機的高度概括,也凝聚了醫者扎實的臨床基本功。李老應用藿香、佩蘭藥對可有效逆轉胃癌前狀態、癌前病變,其病機多屬濕熱中阻,濁毒內蘊。濕困于脾,運化失職,水濕內停,日久化熱,濕熱阻滯中焦,中焦氣機不利,脾胃為氣機升降的中樞,中樞氣機不利,加重脾失健運,水濕、濕熱、水谷、精華、糟粕皆失運化,停滯中焦,日久相互夾雜凝滯為濁毒。濁毒內蘊中焦,氣機升降失常,則脘腹痞脹或疼痛,納少;濁毒內蘊,脾失健運,加重水濕停滯,則口中黏膩無味;水濕下滲,則大便稀溏;濁毒夾濕熱之邪,重濁黏膩,則大便黏膩不爽;濁毒耗氣傷陰,則口干口苦;濁毒阻滯氣機,胃氣上逆,則見惡心嘔吐。

  李老在臨床中藿香、佩蘭二者多相須為用,主治濕濁中阻、濁毒內蘊之胸悶,脘痞,惡心,嘔吐,腹痛,腹瀉等。 藿香發表之力大于佩蘭,治暑濕感冒效捷;佩蘭性平,化濕之功優于藿香,治濕滯中焦尤佳。然藿香善于理氣止嘔,為治濕郁氣滯嘔逆之要藥;佩蘭芳香性平,長于去陳腐,辟穢濁,為治脾濕口甜口臭之良藥。藿香芳香而不猛烈,溫煦而不燥熱,既能散表邪,又能化里濕,醒脾和胃,辟惡止嘔和解暑之力。佩蘭氣味芳香,既能表散暑邪,又能宣化濕濁而定痛。佩蘭芳香可化濁,然中焦濁毒的祛除需要脾胃強有力的運化功能,藿香微溫不燥,歸脾胃經,可溫化脾胃而不加重濕熱,加強脾胃運化功能,中焦脾胃得運,氣機才能暢通,反過來,氣機暢通又促進脾胃運化,形成良性循環,水濕、濕熱、水谷、精微、糟粕逐漸運化,各歸其位,各得其所,中焦脾胃運化有力,氣血、氣機暢通,濁毒自除,疾病自愈。二藥合用,芳香化濁、溫化解毒、醒脾增食。(李一幟 王紹坡 李星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