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國醫大師臨證經驗之李佃貴

慢性萎縮性胃炎驗案

時間:2019-11-1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李星波 賈蘇杰

  慢性萎縮性胃炎是慢性胃炎的一種類型,呈局限性或廣泛性的胃黏膜固有腺萎縮(數量減少,功能減低),國醫大師李佃貴認為濁毒是引起慢性萎縮性胃炎的重要原因。化濁解毒是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的主要方法。慢性萎縮性胃炎常伴有腸上皮化生及炎性反應。隨著年齡的增長,本病的發生率也隨之增高,病變程度也越重,故有人認為慢性萎縮性胃炎是中老年胃黏膜的退行性變,是一種“半生理”現象。胃癌高發區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發病率比低發區高。跟師國醫大師李佃貴期間,遇到慢性萎縮性胃炎一例,治療效果很好,現總結一下,與大家共勉。

  慢性萎縮性胃炎的臨床表現

  慢性萎縮性胃炎常表現為:食欲減退、惡心、噯氣、上腹部飽脹或鈍痛,少數病人可發生上消化道出血、消瘦、貧血、脆甲、舌炎或舌乳頭萎縮等。慢性萎縮性胃炎的臨床表現不僅缺乏特異性,而且與病變程度并不完全一致。臨床上,有些慢性萎縮性胃炎患者可無明顯癥狀,但大多數患者可有上腹部灼痛、脹痛、鈍痛或脹滿、痞悶,尤以食后為甚,食后表現為食欲不振、惡心、噯氣、便秘或腹瀉等癥狀,少數胃黏膜糜爛者可伴有上消化道出血。由于本病發病率高,且臨床上常反復發作,不易治愈,又與胃癌的發生關系密切,因而慢性萎縮性胃炎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

  由于慢性萎縮性胃炎容易誘發胃癌,因此,人們對慢性萎縮性胃炎越來越重視,早發現早治療是防止慢性萎縮性胃炎癌變的重要舉措,但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癥狀常常缺乏特異性,患者常常不會第一時間想到是慢性萎縮性胃炎,定期胃鏡檢查是早發現本病的一大方法。

  慢性萎縮性胃炎是慢性胃炎的一種類型,呈局限性或廣泛性的胃黏膜固有腺萎縮(數量減少,功能減低),常伴有腸上皮化生及炎性反應,其診斷主要依靠胃鏡發現和胃黏膜活組織檢查的病理所見。隨著年齡的增長,本病的發生率也隨之增高,病變程度也越重,故有人認為慢性萎縮性胃炎是中老年胃黏膜的退行性變,是一種“半生理”現象。胃癌高發區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發病率比低發區高。

  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病因

  該病的病因可能與下列因素有關:

  慢性淺表性胃炎的繼續:慢性萎縮性胃炎可由慢性淺表性胃炎發展而來。慢性淺表性胃炎的病因均可成為慢性萎縮性胃炎的致病與加重因素。

  遺傳因素:慢性萎縮性胃炎病人的第一代親屬間,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發病率明顯增高,惡性貧血的遺傳因素也很明顯。有親戚關系的發病率比對照組大20倍,說明慢性萎縮性胃炎可能與遺傳因素有關。

  金屬接觸:鉛作業工作者胃潰瘍發病率高,胃黏膜活組織檢查發現萎縮性胃炎發病率也增高。除鉛外,很多重金屬,如汞、碲、銅及鋅等對胃黏膜都有一定的損傷作用。

  放射:放射治療潰瘍病或其他腫瘤,可使胃黏膜損傷甚至萎縮。

  缺鐵性貧血:很多事實說明缺鐵性貧血與萎縮性胃炎關系密切,但是貧血引起胃炎的機理尚不明了。

  生物性因素:慢性傳染病如肝炎、結核病等對胃的影響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體質因素:臨床統計結果顯示本病的發生與年齡呈顯著的正相關。年齡愈大,胃黏膜機能“抵抗力”也愈差,容易受外界不利因素的影響而造成損傷。

  膽汁或十二指腸液反流:由于幽門括約肌功能失調或胃空腸吻合術后,膽汁或十二指腸液可反流至胃內,并破壞胃黏膜屏障,促使胃蛋白酶反散至黏膜內引起一系列病理變化,從而導致慢性淺表性胃炎,并可發展為慢性萎縮性胃炎。

  免疫因素:在萎縮性胃炎,特別是胃體胃炎患者的血液、胃液或在萎縮黏膜的漿細胞內,常可找到壁細胞抗體或內因子抗體,故認為自身免疫反應是慢性萎縮性胃炎的有關病因。

  幽門螺旋桿菌(HP)感染:1983年澳大利亞學者Marshall和Warren從慢性胃炎患者的胃竇黏液層及上皮細胞中首次分離出HP。此后眾多學者對慢性胃炎患者進行了大量實驗研究,在60%~90%的慢性胃炎患者的胃黏膜中培養出HP,繼而發現HP的感染程度與胃黏膜炎癥程度呈正相關關系。

  此外,諸如飲食不當、長期嗜煙酒、濫用藥物、上呼吸道慢性炎癥、中樞神經功能失調,使胃黏膜受損,以及胃大部切除術后,分泌胃泌素的胃竇區切除,致使胃黏膜營養障礙等,均易導致胃黏膜受損而發生萎縮、炎癥變化。引起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病因有很多,因此患者要在生活上多注意,時刻關注自己的健康,這樣才能及時發現自己的病情,才能盡早治療。

  典型病例

  姚某,男,51歲,廣西柳州人。2018年7月4日初診:訴胃脘脹滿不適8月余,加重2個月。刻診:自訴胃脘脹滿不適,納后甚,噯氣頻發、納少、寐欠佳、夜3時易醒、大便1日1行、不成形、稍黏、排便不暢感等。舌紅苔黃膩,脈弦細滑。

  診斷:濁毒內蘊,脾胃不和型胃痞病。西醫稱為慢性萎縮性胃炎,腺上皮腸化生伴輕度不典型增生。

  治則:化濁解毒,和胃消痞。

  處方:百合12g,烏藥12g,白芍30g,白術6g,茯苓15g,豆蔻12g,白花蛇舌草15g,半枝蓮15g,茵陳15g,黃連12g,絞股藍12g,廣木香9g,川樸9g,半夏9g,蜈蚣3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忌食辛辣、油膩、甘甜、刺激性等壅滯氣機的食物。

  辨治要點:慢性萎縮性胃炎在中醫學中無系統論述,可歸入“胃脘痛”“痞滿”“嘈雜”“反酸”等范疇,其病機錯綜復雜,病程較長,發病原因主要與飲食不節、進食粗糙或刺激性食物、嗜好煙酒、情志不遂、素體虛弱、勞倦內傷、用藥不當、久病體虛等因素有關;其病在胃,與肝脾有關,病機為虛實夾雜。方中與百合、烏藥二藥合用,以健脾和胃、清心安神;白術以健脾為主、燥濕為輔,茯苓以滲濕為主、健脾為輔,兩者合用,一健一滲、一補一利,使水濕得利,脾胃得補;白芍養肝血,柔肝體,恢復肝正常的順達之性,肝暢則胃安;豆蔻散寒燥濕、化濁消痞、行氣溫中、開胃消食;白花蛇舌草可清熱解毒、利濕,半枝蓮有清熱解毒、化瘀利尿之功效,且現代藥理研究顯示二藥均有抗癌之功效;茵陳、黃連二藥合用,清熱利濕之功效尤為顯著;絞股藍有益氣健脾之功效,且現代藥理研究顯示有抗癌、保肝、降血脂之功效;廣木香、川樸、半夏三藥合用,可用于化濁行氣而治濕阻中焦、胸脘痞悶、脾虛氣滯之不思飲食;蜈蚣雖有毒性,但其走竄之性可增強攻毒散結之功效,以毒攻毒,治療癌前期病變效果明顯。

  2018年8月4日復診:藥后胃脹減輕,噯氣好轉,眠差易醒,大便日2行、不黏等;舌紅苔薄,脈弦細滑,初見成效。原方加合歡皮12g,炒棗仁15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

  2018年9月10日復診:飽食后胃脹明顯、稍反酸、噯氣、寐欠佳、夜3時易醒、稍黏等,舌紅苔薄,脈弦滑。調整處方如下:姜黃9g,清半夏12g,枳實12g,厚樸15g,絞股藍9g,百合12g,烏藥12g,白芍30g,白術6g,豆蔻12g,茵陳12g,黃連12g,白花蛇舌草12g,半枝蓮12g,炒棗仁15g,廣木香9g,蜈蚣3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

  2018年10月10日復診:過飽胃脹、噯氣、寐差、夜間2~3時易醒、夢多、大便日2行、質可、排便不盡感等,舌淡紅苔薄黃膩。上方加柏子仁15g,珍珠母20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

  2018年11月13日復診:寐差,大便正常,舌暗苔薄黃膩,脈弦細。調整處方如下:香附15g,青皮15g,柴胡15g,甘草6g,百合12g,烏藥12g,白芍30g,白術6g,豆蔻12g,茵陳12g,黃連12g,白花蛇舌草12g,炒棗仁15g,廣木香9g,蜈蚣3g,柏子仁15g,珍珠母20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

  2018年12月18日復診:癥狀明顯好轉,舌淡紅苔薄黃。調整處方如下:姜黃9g,清半夏12g,枳實12g,厚樸15g,絞股藍9g,百合12g,烏藥12g,白芍30g,白術6g,豆蔻12g,黃連12g,炒棗仁15g,丹參12g。日1劑,水煎服400ml,分早飯前半小時、晚睡前1小時溫服。

  按語:中醫認為慢性胃炎屬“痞滿”“胃脘痛”范疇。一般認為其成因多由飲食所傷、情志不舒導致脾運失常、胃納失職,而且本病病程較長,久而形成濁毒內蘊之勢。本患者初期以胃脘脹滿不適、噯氣頻頻為主要表現。因憂思過度誘發,國醫大師李佃貴認為脾胃不和,濁毒內蘊是其主要原因,故治療上以和胃消痞、化濁解毒的治療大法為主。經治療后,胃脘脹滿不適,噯氣頻頻明顯減輕,總體狀況好轉,患者胃鏡示:慢性萎縮性胃炎。病理示:胃竇部小區腺上皮腸化生伴輕度不典型增生,為胃癌前期病變,辨證為濁毒內蘊,治療以化濁解毒、養肝和胃為主。患者積極配合治療6月余,胃脘無不適癥狀,于2019年01月20日在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復查胃鏡示:慢性非萎縮性胃炎。病理示:胃竇前壁及小彎黏膜慢性炎癥。患者鞏固保健性治療半年痊愈。(李星波 安徽省亳州職業技術學院 賈蘇杰 河北中醫學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