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今日頭條

駐村一年多,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選派到山西五寨中所村的第一書記黃瑩早已成了“村里人”——

黃瑩:扎根黃土地 開出幸福花

時間:2019-12-1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1版 作者:羅乃瑩

  早上7點不到,山西省五寨縣中所村駐村第一書記黃瑩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北上廣青年工作是‘996’(早9點到晚9點,一周工作6天),我們是‘7107’(早7點到晚10點,一周工作7天)。”駐中所村的干部們笑著說。

  2018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選派黃瑩到定點扶貧點山西五寨縣中所村掛職駐村第一書記。9月10日,黃瑩背上行囊從北京出發,行車7小時后,她看到了自己即將工作兩年的這片黃土地。

  9月11日,中所村駐村第一書記黃瑩走馬上任了。

  是媽媽,更是共產黨員

  2018年9月,是黃瑩女兒幼兒園入學的日子。選派前,組織找黃瑩談話時問及她的困難。黃瑩說,“老師要求上幼兒園的第一周家長必須陪同,我想把第一周陪完再走。”

  由于黃瑩的丈夫長年駐外地工作,他們的女兒一直由黃瑩和爺爺奶奶照料。入園上學是孩子成長的一個關鍵階段,黃瑩擔心孩子沒有媽媽陪伴會不適應,向組織提出了上述請求。

  “這孩子從沒當我面說想我,每次視頻她都特別瀟灑地主動跟我說‘拜拜’。直到有一次她以為我在鄰居家,發現我不在后,站門口哇哇大哭。”黃瑩這才知道女兒有多依賴她。想起女兒,黃瑩還是會有些愧疚。一次在前所村統計留守兒童信息,黃瑩看著統計表,心頭一陣酸楚。

  “我的女兒好像也得算留守兒童了。”

  家人的支持讓黃瑩安下心來。“我去之前跟家人交流過駐村外派的事,家人都全力支持。我父親聽完后說的第一句話是:你是黨員,既然組織上需要,你就安心去。”

  黃瑩到中所村時村里已經脫貧,盡管如此,村里的生活條件比起城里還是差距很大。從沒在基層長期生活的黃瑩開始時還是有些不適應,“開鄉鎮扶貧工作會的村子,村委會廁所就是在糞坑上搭了兩塊板,而且沒有門,駐村干部和村兩委多是男性,我也不方便讓人家幫我守著,所以每次開會我都一整天不敢喝水。”

  好在生活關黃瑩很快就闖過了,她甚至比村民還像村民。有一次黃瑩在村衛生室被村民誤認成隔壁村的媳婦兒,鬧了一出誤會。

  但方言關也是一只攔路虎。五寨地處山區,方言發音自成一體。聽不懂當地話的不止來自北京的黃瑩,省城太原來的幫扶責任人也是“直撓頭”。

  基層工作千條萬線,任務繁重。沒人能隨時給黃瑩當翻譯。剛到中所村時,黃瑩和上一任駐村第一書記肖國棟一起參加鄉鎮工作會的經歷讓她記憶猶新。“我本身對工作內容還不熟悉,他們說的話我連蒙帶猜五句能猜出來一句。會上肖國棟中途出去接了個電話,我嚇得趕緊拿出手機錄下會議內容,回去想辦法找人翻譯。”黃瑩說。

  黃瑩白天練、晚上學,整天“泡”在語言環境里,質變發生了。“村衛生室有遠程醫療系統,村民到那兒會努力說普通話,我就挑了這個地方,有空就去跟他們搭話練習。過了國慶節,就像突然開竅一樣,感覺五寨話好懂了。”

  精神扶貧要跟上

  剛到中所村,黃瑩就趕上貧困戶數據錄入工作。整整兩個月,黃瑩和駐村工作隊員、村兩委的工作人員每天走村入戶統計信息,再錄入系統,每一戶的信息表格摞起來都像一本“大部頭”書籍,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二點多。五寨縣廣播電臺駐村工作隊的李森對這段經歷印象深刻:“那段時間我有時候逗她說這幾天工作量大,晚上就別睡覺了。可每天一過12點我就有點撐不住,黃瑩就會開玩笑地說‘是誰說晚上加班不睡覺了,不能睡!’”

  2017年底,中所村全面脫貧,村里水、電、路、網、房等基礎設施建設已經達到要求。幫扶工作往深里走、實里走的同時,黃瑩發現了新情況。“一些村民產生了‘等靠要’的心理,內生動力不足。物質上幫扶還不夠,要幫他們找到精神寄托,真正過上幸福生活。”

  城市化進程讓農村青壯年勞力都進了城,農村仿佛成了“被遺忘的角落”。中所村也不例外,村里基本只剩下“老弱病殘”,他們中有很多人對生活和未來不再有期許。

  面對這一情況,黃瑩愛聊天的性格特點有了用武之地。“相比男隊員,我這個年紀的女性跟男女老少都更容易溝通。我往往從嘮家常開始,容易找到聊天話題。”

  耐心傾聽、真誠溝通換來了村民淳樸的信賴。村委會隔壁院子住著脫貧戶任潤明老兩口,提起黃書記,任潤明總是豎起大拇指:“黃書記好!隔三岔五就來我家問要幫啥忙。”

  而黃瑩心里最牽掛的是中所村的一個獨居老人夏嬋。老人年輕時嫁了兩任丈夫都不幸去世。長期壓抑,無人交流,經精神機構鑒定患了重度抑郁。了解到夏嬋的事,黃瑩有事沒事總是往夏嬋家跑,每次順便帶點糕點,怕老人舍不得吃,黃瑩總是“命令”夏嬋吃完。“我保證完成任務。”有人管的夏嬋心里像是打開了一扇窗,進了光。

  精神引領離不開榜樣的力量,在中所村,衛生評比、文明評比、孝親敬老家庭評選為村民樹立了身邊榜樣;日間照料中心給村民提供了社交娛樂、展示自我的公共平臺;村廣播臺里,駐村工作隊員把政策措施編成了快板,循環播放,讓政策真正進入百姓腦里、心里。去年,中所村還啟動鄉村志編纂工作,這是村史上的第一次。鄉村志記錄村里老人的口述歷史,為中所村留下永久的記憶。

  “收獲比付出大得多”

  現在,黃瑩早已把自己當成中所村的一員,熟悉村里一家一戶、一草一木。村委會墻上還掛著黃瑩剛到村里時為記住政策做的思維導圖和表格。

  “現在我腦子里的政策比這上面的多多了。”談起教育、交通、醫療、治安各個領域的對村政策和村里執行的具體情況,黃瑩頭頭是道;介紹起村里的每一處變化,黃瑩如數家珍。而她卻不知道自己頭頂上悄然冒出的白發已經要數不過來了。

  “別人都說我在這兒工作特不容易,但我從沒這么覺得。雖然工作的確辛苦,但我覺得反而是收獲比付出大得多。”黃瑩說,經過這段時間的鍛煉,她開眼看世界,漸漸地,一些原有的觀念和生活態度也在發生改變。“我原先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現在我跟在農村的爺爺有了好多共同語言,跟他聊莊稼收成,聽他說大隊上發生的事兒,我能感同身受了。”

  來中所村之前,黃瑩買了好幾本描述中國農村社會的書,做了不少功課。到了中所村,黃瑩理論聯系實際,對書的理解豐滿了。更大的收獲還體現在工作上,“原先我對基層執法人員培訓政策,特別不理解大家為什么愛摳字眼。來到基層才明白上級政策指標精準描述多重要。如果指標描述模糊,大家按各自理解來,萬一理解有誤,所有工作都要重新來,這個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黃瑩說。

  在中所村,黃瑩對中醫藥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中醫藥真不是孤立的存在。以前總從字面上理解五種資源優勢,現在我親眼看到縣里做中藥材試驗田,人工栽培道地藥材,不僅發揮經濟優勢,也保護了山里的野生藥材,保護了生態環境。”

  現在,村里墻上四處都掛著健康養生科普內容。黃瑩說,農忙過后,他們就要帶領村民練起八段錦這些中醫功法,真正發揮中醫治未病的優勢。

  “農村問題不止是農村的問題,而是折射了許多社會問題。我們大伙兒都在鼓足干勁兒,為美好幸福的未來一起努力。”黃瑩說罷,騎著自己的“小電驢”,又出發了。(羅乃瑩)

(W)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