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觀點

科研型臨床≠臨床型科研

時間:2019-06-1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張英棟

  2016年筆者所在的山西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就提出了“科研型臨床”的目標。但是對于其內涵的剖析一直沒有得空做。2018年在一個中醫群里和大家講了“科研型臨床≠臨床型科研”,很多人質疑兩者有何不同,是不是僅僅是文字游戲而已。對這種誤解的剖析涉及到中醫研究的方向問題,故有必要系統論述。

  在論述本題目之前,我們先來討論另一個問題:中醫研究≠研究中醫。這是國醫大師陸廣莘先生提出過的一個問題。中醫研究是首先假定傳承的中醫學總體上是正確的,以目前的中醫整體為起點,去研究臨床上的重大和疑難問題。而研究中醫是首先對于中醫學是懷疑的,通過“科學”的方法來證實或證偽中醫,即使證實了中醫的正確,目前的中醫整體也只是一個終點,沒有進步,或者說我們用大量的精力來證實或者證偽中醫,更多是在做無謂的內耗。

  落實到對中醫學最有意義的中醫臨床上來講,中醫研究是以目前的中醫臨床為起點,讓中醫臨床產生實質進步的。而研究中醫是以目前的中醫臨床為終點,研究得再好也只是讓更多人認識中醫的客觀療效,對于臨床的進步沒有直接的幫助。

  “中醫好,好中醫少”這樣的俏皮話已經成為共識。所以現在的關鍵不是有多少人信任中醫的問題,而是中醫能可靠地解決多少臨床或者健康難題的問題。

  能明白中醫研究和研究中醫的核心不同,科研型臨床和臨床型科研的不同便容易搞明白。

  談到科研,便離不開科學。什么叫科學呢?最近看到一種說法,科學就是整理事實,以便從中得出普遍的規律和結論。筆者理解,這句話應該涉及三個動詞:整理、探索(探究和找出)、得出——整理事實,找出規律,得出結論。或者說,基于事實找規律,整合規律出結論,就是科學。科研就是科學研究,就是對于事實、規律、結論的研究。科研型臨床,就是科學研究式的臨床,就是不斷在療效、規律、結論之間權衡取舍、斟酌推敲的臨床。

  科研型臨床,主題詞是臨床。臨床型科研,主題詞是科研。這就是最大的不同。

  是科研為臨床服務,還是臨床為科研服務?應該是互相服務、良性循環共贏的,但是初心和重點還是有所不同、需要提前明確的。

  或者我們可以把叫法換一下:科研型臨床可以轉換為臨床研究,臨床型科研可以轉換為研究臨床。前者是以已有的臨床為起點,用科研的方法提高臨床。后者是以已有的臨床為目標和終點,目的是證實或證偽已有的臨床。

  比如廣汗法體系中進行的微汗機器人和汗出指數的科學研究。已經證實了臨床有益的事實、臨床有意義的規律、臨床有價值的結論,我們現在是要用現代化的科技手段讓既有的廣汗法更切于實用、更數據化客觀化,讓更多的人受益。

  比如廣汗法病房在“立足長效求速效”的原則指導下,用四逆湯為主治好了一例急性腎盂腎炎合并肺部支原體感染患者。我們整理這例治療事實,探索四逆湯使用的更多規律,得出四逆湯可以治療哪類的急性腎盂腎炎的結論,是“四逆湯研究”,屬于臨床研究的范疇,屬于科研型臨床;而基于這例病案,挖掘和剖析四逆湯及腎盂腎炎,經過復雜和艱辛的藥物成分和疾病微觀研究,如果得出急性腎盂腎炎不適合用四逆湯的結論,這樣的研究有意義嗎?后者屬于“研究四逆湯”,屬于研究臨床的范疇,屬于臨床型科研。

  上面舉例說明了科研型臨床和臨床型科研的區別。目的是希望厘清當前中醫臨床需要做科研型臨床,需要臨床研究,需要中醫研究,需要四逆湯研究,而不是后者。(張英棟)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