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段亞亭:以軍人之忠誠 赴中醫之事業

時間:2017-11-0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 

段亞亭在研讀《金匱要略》。

  中醫新史記 段亞亭小傳

  段亞亭者,安徽界首人也。少小識藥,弱冠從軍,懸壺于行伍之間,奮戰于川藏之線。初,同袍罹疾,醫藥不及,隨鄉民覓得當歸黃蒿魚腥草諸草藥服之,一時愈者大半。因嘆中醫之奇效,乃立研習之遠志。

  其后回川執醫事管理之職,適逢上行“西學中”之號召,更力破重西輕中之象。因見民間多有以特色揚名之中醫,遂起開聯合診所之意。乃輾轉市井坊間,尋訪勸說,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民間中醫終感其誠,愿破門戶之見聯袂,聯合診所遂成。

  其時成都中醫藥大學初建,段氏經薦入學,喜不自勝,更勉力苦學。得遇女科名醫“卓半城”者,從其教,盡得精妙,且為其后學術之發端。同窗劉敏如者,亦國醫大師也,嘗曰,昔年所佩服者,惟段氏老大哥也,學既優,且仁厚。

  段氏諳熟經典,常讀常新,臨床應用,信手拈來。尤擅女科、雜病,更于急癥一展所長。遣方用藥,因時因地因人制宜,人謂“有經方之影,時方之韻。”所擬除濕湯、雙補湯及清胰湯,名噪一時,今為當地名方。

  后出任重慶市中醫院院長,苦心孤詣,發揚中醫之特色,力挽西化之傾向,且借西學三分術,終保中醫一腔魂。

  段氏一生,行得萬里軍、掌得院長印,情有獨鐘者,惟行醫愈疾而已。嘗言生命不息,發展中醫之心不止。今近九旬,仍心系中醫藥法之施行。雖已多病身,亦不言停診。于病榻間尚手愈患友之親數人,中有不孕經治誕下麟兒者,感曰,“與段老同住一院,竟改余之命運也,何幸哉!”

  觀百年中醫沉浮,向業醫者多有不自信以西醫為重。段氏少慕中醫,弱冠始習童子功,然一生矢志,堅定不渝。以醫者之力,行中醫效如桴鼓之實;以院長之力,倡中醫興院之途。心系中醫,胸懷自信,可堪當世之楷模也。

  在第三屆國醫大師中,段亞亭是唯一參加過淮海戰役、渡江戰役、解放大西南的解放軍老兵。即將步入鮐背之年的他,身材高大,盡管背部微駝,但依然能從他身上領略當年的颯爽英姿。

  段亞亭行過軍,打過仗,當過衛生科科長,做過醫院院長,但在他心中,做醫生,給人治病才是最鐘情的事業。他精通婦科、男科疾病和脾胃病,雖學貫中西,但“忠于中醫,為中醫獻身”的信念一直支撐著他的從醫之路。他說:“我見過太多急危重癥是中醫救過來的,學中醫、做中醫的想法很早就在我心里扎根了。我活著一天,就為中醫事業奮斗一天。”

學醫從軍赴前線 出生入死遇中醫

  見到記者,段亞亭一邊呵呵地笑著,一邊用未改的安徽鄉音略帶歉意地說:“耳朵不聽招呼了。你說話我要是聽不到,就讓老太婆再給我講一遍。”他指了指身邊和自己有著“最萌身高差”的夫人何冰潔,兩人相視一笑,默契十足。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萬丈,解放軍鐵打的膽,下決心,堅如鋼,要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歌唱二郎山》的歌聲響起,把段亞亭的思緒帶回到60多年前,他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八軍用簡陋的工具和血肉之軀修通了長達2000公里的川藏公路。

  在有“川藏第一險、全線鬼門關”之稱、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氣候極度寒冷、幾乎寸草不生,生活條件極其艱苦。由于過度勞累和嚴寒,加上寄生蟲多,很多戰士得了肺病,低燒、咳嗽、吐血,洶涌的病勢削弱了部隊的力量。

  段亞亭初中畢業后到豫皖蘇軍區專科學校學醫從軍,負責當時部隊的衛生工作。為了給戰士們治病,他沒日沒夜地跟隨老鄉尋找采挖野當歸、折耳根和黃蒿熬水給他們吃。

  “野當歸就像芹菜一樣可以充饑;折耳根就是魚腥草,清熱解毒,可以治肺病;黃蒿就是青蒿,青蒿能清虛熱、退低燒。”至今他還記得,這些中草藥在當時幫了大忙。在段亞亭的照料下,戰士們一個個康復,然而他自己卻病倒了。

  在老鄉和戰友的幫助下,段亞亭逐漸康復了,但中草藥的神奇療效已激起他心中學習中醫的念頭,“那時我下決心將來有機會一定要系統地學習中醫。”

  轉業后,段亞亭在四川省自貢市自流井區擔任衛生科科長。那是上世紀50年代初,社會上輕視、歧視和排斥中醫藥的現象有所抬頭。毛澤東批評了這一錯誤傾向,并給予中醫藥充分肯定,指出,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這給了熱愛中醫的段亞亭大干一場的信心。“那時全國都沒有中醫院,傳教士是帝國主義侵華的先鋒,緊跟其后的就是西方醫學。”段亞亭決心為扭轉重西輕中的局面盡自己一份力。

聯辦診所救急難 高校求學遇良師

  “當時民間中醫個個有看家本領,如果把他們組織起來開辦公有的中醫診所,就能集中力量發展中醫了。”段亞亭鎖定了自己的工作目標。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散布民間的名中醫不僅自給自足,而且在自家藥鋪、醫館都是自己說了算,誰也不愿到公立醫院“吃大鍋飯”。集中個體中醫開辦聯合診所的工作遇到很大困難。

  “我就一家一家地拜訪,做他們的思想工作。”段亞亭的耐心和真誠打動了曾經讓他吃閉門羹的民間中醫,他們終于愿意走出家門聚到一起召開座談會,協商如何開辦聯合中醫診所。很快,當地第一家聯合中醫診所——三圣橋診所成立了。

  就在那時,流行性乙型腦炎病毒大肆蔓延,被感染的小兒死亡率極高。“當時,我找來的民間中醫里有兩位對瘟病很有研究。眼看那些娃兒都要死了,喝了他們開的中藥,高燒很快就退下來,病也好了。”段亞亭學中醫的愿望變得更加強烈。

  誰也沒想到,機會很快就降臨到他的身上。1956年,我國最早的四所中醫藥高等院校之一——成都中醫藥大學建校,段亞亭被四川省衛生局推薦入學。眼看夢想就要實現,他卻猶豫了。去成都上學,就意味著要同在自貢的妻子和孩子分離。最終,是何冰潔堅定的支持讓段亞亭丟掉包袱,啟程奔赴夢想。

  就這樣,段亞亭成了全國首屆中醫專業的學生,還當了班長。這個班級后來走出了很多杰出的中醫藥人,第二屆國醫大師劉敏如也在列。劉敏如對他印象頗深:“讀書的時候很崇拜班長,他刻苦努力,對同學也非常真摯。”

  段亞亭見不得同學受苦。有些從農村來的同學,家庭很困難,段亞亭就用自己的積蓄幫襯他們,在精神和物質上都給予支持。很多同學畢業后還會定期和他打電話相互問候,同窗之情延續了幾十年。

  因為參加過工作,段亞亭比班上大部分同學都大,同學們都喊他老大哥。老大哥就要有老大哥的樣子。沒讀過高中的他為彌補基礎薄弱的缺口,付出成倍努力,起早貪黑地學習,用優異成績為同學們樹立榜樣。

  當時班上的授課老師不乏中醫大家,中醫婦科專家卓雨農也在其中,他因醫術精湛載譽蓉城而得“卓半城”的雅號,段亞亭對婦科的造詣頗深,離不開老師的指引。

辨證精準療效著 急癥兇癥皆可醫

  畢業之后,段亞亭先后擔任重慶市衛生局中醫科科長、重慶市中醫院院長。步入臨床后,他逐漸在婦科、男科和脾胃病方面積累了很多臨床經驗。

  曾有一位13歲月經初潮的少女,崩漏數月,3次住院,靠輸血維持生命,病情極度兇險,情急之下家人找到了段亞亭。

  接診后,段亞亭立刻想起老師卓雨農曾用二地湯醫治愈一例遷延難愈之出血癥,方中地骨皮和生地能夠滋陰涼血、止血。“記得當時開了3服藥,患者只吃了2服就好了。”遵循這一治療原則,段亞亭采用補腎、涼血、止血的方法,以生地、丹皮、女貞子、旱蓮草、黃柏、白茅根、地榆、炒蒲黃、阿膠、三七等藥組方,女孩的崩漏終于止住,隨訪5年未發。

  閉經是婦科常見疾病,氣滯血瘀、寒氣凝滯、肝腎不足、氣血虛弱是常見病因。一次,段亞亭依照常規思路為一位患者治療,卻收效甚微。后又追問病史,得知患者白帶非常多。他意識到這是中醫所講的“白崩”。

  “天癸不化血反化為水,閉經只是表象,治療應從白帶入手。”方用右歸丸溫補腎陽,重用鹿角霜溫腎補脾,加固澀藥收斂止帶,只用5劑,患者白帶就趨于正常。堅持調理后月經也恢復了,足見段亞亭辨治婦科疾病把握之精準。

  段亞亭認為,女性經帶胎產及男性病都與氣血有關,在診治上以氣血為路徑,選擇補脾腎、益氣血藥味擬定雙補湯,對月經不調、崩漏、不孕不育等疾病都能取得良好療效。后又將雙補湯應用于老年病及多種慢性病,臨證療效卓著。

  段亞亭臨床十分注重對濕氣的辨治,重慶三面環山、兩江環抱,如蒸籠般的地域特點,導致當地人多患脾胃濕濁、濕熱下注的病證,他采用具有運脾除濕等功效的藥味,擬定除濕湯,多有可靠收效。

  急癥、兇癥的治療,常被誤認為是中醫藥的弱項。但早在上世紀60年代,段亞亭就創制治療急性胰腺炎的“清胰湯”,對急性胰腺炎突發上腹部疼痛、惡心嘔吐、便秘、發熱等癥狀藥到病除,在中醫藥治療急癥方面作出了貢獻。

  雙補湯、除濕湯和清胰湯現已成為重慶市中醫院名方。

熟讀經典育英才 身體力行春滿園

  1990年,段亞亭被確定為全國第一批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在他的悉心指導和熏陶下,繼承人文仲渝、李秀華后來也都成為重慶市名中醫,兩人現已退休,又被返聘回重慶市中醫院名醫館繼續出診。至今,每每與同樣在此出診的段亞亭打照面,他們仍能聽到恩師的殷切叮囑:“一定要堅持學習,多讀經典、多寫文章,好好帶學生。”

  段亞亭對學生要求嚴格,自己更是身體力行。他熟讀經典,常讀常新。常囑咐學生,《金匱要略》《傅青主女科》《景岳全書》等中醫古籍,無論讀多少遍都不為過。

  學生們都說,“段老師開方有經方的影子,時方的味道。”一次,初隨段亞亭臨診的年輕學生肖戰說問老師為何常用三棱、莪術活血行氣,而少用香附之流理氣,認為二藥為虎狼之藥,擔心藥性過烈不敢輕易使用。段亞亭聽后笑著問他:“小肖啊,這個用法不是我獨創的,你有沒有讀過張錫純的《醫學衷中參西錄》?回去以后認真讀一下,你會有所啟發。”

  翻出此書,書中寫道:藥物恒有獨具良能,不能從氣味中窺測者,如三棱、莪術性近和平,而以治女子瘀血,雖堅如鐵石亦能徐徐消除,而猛烈開破之品轉不能建此奇功,此三棱、莪術獨具之良能也。而耳食者流,恒以其能消堅開瘀,轉疑為猛烈之品而不敢輕用,幾何不埋沒良藥哉。大意是,三棱、莪術雖能消除堅如鐵石的瘀血,但不能因此將其視為虎狼之藥就輕易不敢使用,這樣既是埋沒良藥,亦會貽誤病情。

  肖戰說這才領會老師的用心,《醫學衷中參西錄》這本書他雖然早就讀過,但并沒有消化書中知識,更別說將其應用于臨床。此事讓他真正懂得讀經典對臨床實踐的重要指導作用,“段老師將經典內化于心,融入到血液中,并用60年的臨床經驗驗證了經典中的金玉良言。”

  受段亞亭的影響,肖戰說更加注重研讀經典,他將《醫學衷中參西錄》近二百首方劑編為七言歌括,整理成《張錫純方歌括》并出版。段亞亭還親自撰序,支持學生的創作。

胸懷坦蕩意志堅 仁心仁術質高潔

  “質樸醇厚、襟懷坦蕩、直率大度脾氣好。”認識段亞亭的人不約而同地這樣評價他,學生徒弟更是將他視為生活和工作的標桿。

  段亞亭有糖尿病和冠心病,但直到現在他依然堅持每周出診。多年來,他只有一次因舊疾發作住進了醫院,不得不暫停門診。可是就在他身體剛剛好轉時,同病房的病友得知他的身份,懇請他給自己的女兒看病,段亞亭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后來,還在住院的段亞亭不僅把病友女兒的月經病治好了,出院后又治好了病友侄女的宮寒不孕。寶寶滿月時,一家人都來給段亞亭報喜。病友感激地說:“我只是和段老一起住了次院,沒想到我們一家人的命運都改變了!”

  段亞亭接診的患者通常都是多方求醫無果走投無路下找來,他們把段亞亭當作救星,有的甚至會把自己幾十年的病史全說一遍。段亞亭對待患者是出了名的好脾氣,他總是不厭其煩地傾聽,耐心收集患者病情資料,他給患者的關懷是超越了處方箋的情感撫慰,這些對他來說都只是醫生的基本工作習慣。正因如此,很多患者康復后對他除感激之情外,更多了一份尊重和愛戴。

  多年前,段亞亭治愈了一個河北小伙的男科疾病,返鄉后小伙再次帶著家鄉特產巨鹿枸杞專程到重慶看望段亞亭,但段亞亭堅持不收,小伙就說:“我這么遠從河北背來,肯定不會再帶回去,您就收下吧。”

  段亞亭不得已收下了枸杞,等他打開袋子準備分發給同事時,驚訝地發現里面竟然還有2000元錢。這可把段亞亭急壞了,想退還現金,可是小伙并沒有留下聯系方式,可不把這錢還回去,他又寢食難安。最終段亞亭和老伴兒一起把錢上交醫院管理部門,兩位老人這才踏實下來。

  說起段亞亭和夫人何冰潔,他們的伉儷情深讓很多年輕人都羨慕不已。聽力降低后,段亞亭幾乎每次出診都有老伴兒陪伴左右,86歲的何冰潔成了段亞亭的“助聽器”“傳聲機”和左膀右臂。段亞亭對中醫藥事業情有獨鐘,何冰潔就一心一意支持老伴兒做臨床、搞研究。段亞亭關心時事,還時常賦文抒懷,何冰潔就學習用平板電腦打字,為老伴兒記錄。

忠誠不渝懷天下 心系中醫勵后學

  段亞亭胸懷天下,心系中醫。就在今年“七·一”黨的生日,這位老兵也難掩對國富民強、人民幸福的欣喜之情,情不自禁地寫下《永遠跟著黨走——一個中醫老兵的心聲》一文獻給將要召開的黨的十九大。中醫藥法頒布后,段亞亭最關心的就是中醫藥法的貫徹落實,他說:“現在是貫徹中醫藥法的最好時機,要趁熱打鐵。最關鍵的在于政府的重視,各級政府和管理部門要是足夠重視,這個法就能貫徹好。絕不能再重西輕中,不能讓好不容易頒布的法變成空法。”話語中透露著對中醫藥事業發展的熱切盼望。

  重慶市中醫管理局首任局長吳昌培曾說,段亞亭為中醫藥事業發展做了很多工作,他對中醫藥事業忠心耿耿。

  作為重慶市中醫院老院長,段亞亭曾下大力氣糾正醫院的西化傾向,彰顯醫院的中醫藥特色,光是針對如何發揚中醫特色這一主題就寫過20多篇文章。

  2008年,重慶市衛生局將市中醫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合并組建新的重慶市中醫院。重新組建后的中醫院各科室都采用西醫習慣命名,很多年輕醫生不擅長用中醫藥方法治病,患者一來就讓他們輸液治療,醫院一大半都變成西醫屬性。退休多年的段亞亭坐不住了,他多次向醫院提出中醫院應該突出中醫藥特色,給予中醫藥應有的重視。

  近年來,在段亞亭等醫院老中醫藥專家的建議下,醫院每年都要和中醫專家開交流會,為突出中醫院的中醫藥特色集思廣益。醫院逐漸形成了一手抓中醫特色醫療、一手抓中藥飲片質量,雙管齊下的中醫藥發展模式,取得了醫療業務增長、群眾滿意度提升,住院天數、門診費用、患者投訴與糾紛下降的“兩升三降”發展態勢。2014年,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重慶市中醫院全國五一勞動獎狀,使其成為當年唯一一家獲此殊榮的中醫院。

  段亞亭對中醫藥事業的鐘愛和執著,如同他作為老共產黨員對黨的忠誠、身為退伍軍人對部隊的眷戀,影響了身邊很多人。

  “我活著一天,就為中醫事業奮斗一天,生命不止,中醫事業長存。”段亞亭的這句話被記錄在《重慶市中醫院百年薪火傳承集》叢書中,就像他對中醫事業銘刻的誓言,激勵中醫藥后繼者們“生命不止,為中醫事業奮斗不止”。(林曉斐)

(責任編輯:高繼明)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公式规律吧